我的位置:首頁>文章詳情

守好山水,“擦亮”古村,貧困村成了“桃花源” 千佛崖村山貨不用趕集賣

□通訊員王啟蒙報道 千佛崖村山清水秀,原始村落格局完整。圖為游客在廟南峪自然村的小河上流連。

□ 本報記者 楊學瑩 張環澤

本報通訊員 王啟蒙

11月14日周六,下午3點,棗莊市山亭區鳧城鎮千佛崖村54歲的養蜂戶孫業玉,早早地收起了家門口的小貨攤。一個多月前的國慶長假,他存下的98斤蜂蜜,10月5日中午就賣光了。這一周鄰居陸續送來讓他代賣的小米、板栗、核桃、綠豆等,今天下午也基本賣完了。

孫業玉養蜂30多年了。他說,早年自己是走街串巷賣蜂蜜,后來趕集賣。2016年以來,村里的游客越來越多,現在不用出門就能賣掉,而且賣得比集上一斤貴5元到10元,好蜂蜜一斤賣30元。其他村民家里的山貨也是這樣,不用趕集就能賣掉。有的城里人,還專門找到莊戶家買山貨。

千佛崖村位于棗莊北部山區,所轄的河口、千佛崖、廟南峪、馬莊、定盤山口等5個自然村,從西向東鑲嵌在一條綿延5公里的山谷中。

而幾年前,守著好山好水,千佛崖村卻是個省扶貧工作重點村。人均一畝山嶺薄地,一半的村民在外打工,村集體沒企業、沒產業,集體經濟空殼。2015年,全村326戶1327人,有建檔立卡貧困戶146戶393人。5個自然村中,3個村沒有硬化路,2個村沒有自來水,村民從山上挑水吃。

千佛崖村黨支部書記兼村委會主任劉道軍說,村莊的變化,集中發生在2015年之后。各級政府不斷加大對農村的投入,村外,政府修通了環城綠道,千佛崖村的穿村公路被拓寬、美化,成為了這條綠道的一段;村內,當時省派“第一書記”、青島海事法院法官郭彥濱和時任千佛崖村黨支部書記、十九大代表、大學生村官李晨積極爭取上級支持,2015年以來,千佛崖村累計利用各類項目資金1000多萬元,建成了2座出村橋,硬化了出村路,完成了道路硬化戶戶通,安裝了路燈;實施了農村飲用水安全工程,5個村全吃上了自來水;整修了高壓線路、擴容了變壓器……這些變化使得城里人來村方便了,村民居住安全了,也為發展民宿等產業打下了基礎。

城里人最喜歡千佛崖村的水,特別是在流水繞村的廟南峪。2016年以前,廟南峪的小河,還是爛樹葉、泥沙、亂石遍布。孫業玉的二哥孫業啟親自參加了河道清淤。孫業啟說,2016年河道清淤時,用挖掘機挖、用翻斗車運,足足清了一個禮拜,終于露出了河底的石板。

劉道軍說,河道清淤之后,廟南峪重鋪了河兩岸的石板路,加高了攔水壩,存住了山泉水。千佛崖全村又花了半年時間,清垃圾、清“三堆五垛”,老村的自然面貌顯露出來了。游客越來越多,村民辦起了農家樂、開起了采摘園。

沿著青龍綠道,千佛崖村這幾年冒出了十幾家采摘園。一到采摘季,趕上假期,村民宋昂烈的獼猴桃采摘園,每天有六七伙游客前來采摘。紅心獼猴桃賣15元一斤,黃心的賣10元一斤,一天能賣七八百元。村民劉祥經營著一個16畝的葡萄大棚,各品種的葡萄搭配,從6月下旬能賣到9月底。“去年葡萄掛果以來,我從來沒趕集賣過,都是靠采摘賣掉了。”劉祥說。

千佛崖村兩側的山上,樹木郁郁蔥蔥。60歲的村民劉珩當了十幾年護林員。他說,20年前這一帶山林就禁砍禁伐、禁止牛羊上山了。石灰廠、石子廠,十幾年前就封了,現在一塊石頭也不讓挖了。

“現在,村民都自覺了。別說自己上山砍樹、放羊,就是看到游客折樹枝、扔垃圾,他們也會去阻止。”他說,“這幾年村民靠‘綠色’增收了,大家都知道了,好山好水是最大的財富。”

鳧城鎮黨委書記劉偉說,千佛崖村的“綠色小康路”才剛剛開篇。近年來,山亭區以優美生態作為自身的最大優勢、最強長板,確立了“生態立區”戰略,而鳧城鎮集中了諸多優勢旅游資源。鳧城鎮計劃,將廟南峪與史傳孔子聽“孺子之歌”處滄浪淵、嶧縣抗日民主政府舊址王家灣、有“小九寨”之稱的龍門觀水庫等景點聯合打造,提升知名度,讓好山好水進一步強村富民。

來源:大眾日報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青娱极品盛宴国产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