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頁>文章詳情

“淘寶村”變形記

青島財經日報/青島財經網記者  門國鋒

當人人都在江湖,江湖便不再神秘。電商也是如此,經歷了10年高歌猛進,新冠疫情無意中踩到了電商的“油門”,厲兵秣馬之下,一片紅海潮起潮落,謀未來者早已布好了棋局。

11月中旬的即墨小李村,垂柳依然翠綠,從南方遠道而來的運送布匹的大貨車時不時地帶起些許塵土。因停滿車輛而顯得更加狹窄的村路上,劉云峰開車帶著記者一連去了好幾個地方,從他創業之初租賃的民房到擴產后租賃的車間再到常去購買布匹的布行。

盡管劉云峰執掌的青島吉美譽服飾有限公司以梭織面料制造童裝外衣為主,但他還是把大本營安扎在主要集散針織面料的小李村外圍。“小李村面料充足,我們當年就是在這里拿下了阿里巴巴‘伙拼王’的榮譽。”劉云峰提起當年依然自豪。“雙十一”來臨之際,劉云峰之所以有空帶記者“故地重游”,源于吉美譽旗下的禾雀品牌早已把銷售渠道升級到了專賣店。

和劉云峰一樣在2010年左右來到小李村創業的范延俊選擇了服裝面料批發,伴隨著即墨服裝行業的高速發展,他創辦的貴年和布行經歷了初創期的掘金庫存面料到轉型做正品面料再到展示廳陳列升級,已經成為小李村針織面料供應領域的頭部企業。

做出改變的還有張博然,他剛剛在這個夏天把公司名字由“麥巨商貿”改為“麥巨企業”,作為一家年銷耐克、阿迪達斯等運動裝備過億元的電商企業掌門,張博然還挖到了在青島都屈指可數的數據技術大牛,力圖增加企業的科技屬性,在未來競爭中獲得優勢。

9月1日,阿里研究院公布了2020年中國淘寶村及淘寶鎮名單,在青島上榜的29個淘寶村中,即墨區有13個村莊位列榜中,占比將近45%。其中,除了小李村,還有與麥巨安營扎寨的南龍灣村相毗鄰的北龍灣村。

無論是小李村還是北龍灣村,因為所處的通濟街道辦位于即墨主城區,嚴格意義來講,它們都是頂著“村”名頭的“城”,由此而論,“淘寶村”只是商貿流通繁榮的一種形象的稱呼而已。

從2009年阿里研究院首次認證3個“淘寶村”到2020年全國5425個淘寶村,處在蒙眼狂奔高速路上的淘寶村,也不斷得在嘗試換道超車,從原來的被動觸網到主動求變,到線上線下融合發展、直播等多種形態協同……在數字經濟時代創造更大的可能。十年,不變的是“淘寶村”的名稱,變得是傳統產業與數字經濟的深度融合發展。

電商的春天

對于本文的三位主人公來說,2010年是一個特殊的年份,劉云峰、范延俊、張博然都在這一年踏入了新領域。假如偶然事件的背后都有一種推動力量的話,那么推動他們三人創業選擇的直接因素應該是即墨繁榮的商貿流通環境,而阿里巴巴在2009年推出的“雙十一”活動則讓即墨商貿流通由“繁榮”一下子變成了“火爆”。

這一年,為了支持妻子提出的創業計劃,原本在科研事業單位和外企辦公室工作過的劉云峰來到了即墨,籌劃進軍童裝生產環節,把原本在外貿尾單服裝電商領域做得風生水起卻因為缺乏貨源而無法做大的生意故事續寫下去。幾經考察,他把落腳點放在了小李村。

“小李村廠房真便宜,和青島市內租賃一套住宅差不多。更重要的是,小李村有規模很大的布匹市場。”劉云峰指著當年租賃的廠房說。像同時期其他童裝創業型企業一樣,先進行設計,然后打樣做樣品,客戶覺得好就下單,接下來就組織生產。因為懂設計,市場銷售好,吉美譽每隔兩三年就要擴大公司面積。

小李村布匹市場

范延俊來到小李村的路徑稍微有點兒迂回,作為即墨本地人,他此前闖蕩臨沂把家電生意做得頗具規模,但為了孩子成長,他把臨沂的生意轉掉,回到即墨重新起步做布匹生意。“當時剛入行,連滌棉和全棉都不會區分,每天出去推銷從工廠買來的庫存布料。”范延俊表示。

“庫存”和“正品”都是服裝制造術語。即墨有很多主攻外銷批量生產的大型服裝生產企業,為了保證交期,制作每一單服裝都會多進一些布料,訂單完成都會剩余一些,大企業批量生產用不上,就會流轉到布匹市場上,賣給小型服裝企業生產小批量服裝,業內管這種布料叫“庫存”。與此相對應的“正品”則是從面料廠家直接采購的布料。時至今日,“庫存”和“正品”在布匹市場上都存在。

庫存布料價格相對便宜、質量又有保證,初創期的小型服裝企業為了降低生產成本紛紛去布行淘庫存面料,反過來又推動了布匹生意的繁榮,當時的小李村集聚起了上百家類似的企業。劉云峰和范延俊在創業初期就通過庫存面料結成了初級的上下游合作關系。

相對于劉云峰、范延俊兩位“外來創業者”,家里幾代人都在即墨從商的張博然切入電商路徑更加簡單明快。“此前做一些其他生意,從2010年開始,推出了一些運動小品牌,籃球鞋也可以做到業內的靠前位置,曾聘請過一些明星做代言。”張博然表示。國際商貿城是即墨商貿流通尤其是電商最為發達的區域,張博然的創業大本營落子南龍灣村,前面是即墨小商品城,后面就是即發這個百億級的青島紡織服裝巨頭的工業園,周圍擁有優質的物流系統,這對電商至關重要。

趕上了風口

最好的結合,就是你有情懷、我有實力。2014年前后,電商迅猛發展碰上了蒸蒸日上的即墨童裝產業,兩者交匯迸發出耀眼的火花,讓即墨童裝迎來了高光時刻。

廣東佛山虎門、浙江湖州織里、山東青島即墨并稱全國三大童裝生產基地,青島童裝風格引入韓版設計,引領時尚潮流,在電商領域深受年輕群體喜愛。

幾乎見證了青島外單貨市場發展全過程以及先后從事過電商、外單加工、內銷加工的吉美譽服飾優勢凸顯。

“2013年,吉美譽旗下的Anddywoo品牌在阿里巴巴童裝銷售排名上名列全國第八。”劉云峰表示,“當時,單款幾千件不算大的,九月、十月銷售旺季的時候,我們有的單款可以賣到十幾萬件,在阿里巴巴上,我們是童裝領域的‘伙拼王’。”

伴隨著即墨童裝、女裝的崛起,服裝面料需求大增。而范延俊想到的不是加大庫存面料的儲備,而是想破解一種困局。眾所周知,很多原材料市場都會走向固有格局,就是在一個有上百家商戶的市場中,先入者站穩腳跟后,隨之而來的就是親戚、朋友、同鄉的加入,這樣既方便照顧生意,更有利于擴大競爭優勢,所以很多成熟的原材料批發市場都是由老一輩統領的幾個家族掌控,新入局者難以做大。這看起來不甚合理,實際上卻是市場競爭的結果,小李村布匹市場也是如此。

而電商的崛起為范延俊這個新入局者破題帶來了機會。隨著電商爆款的高頻次出現,庫存面料的劣勢凸顯,在電商時代,一單爆款服裝需要快速的追加訂單才能夠獲取更大盈利,但庫存面料的供應不穩定,使得后續生產難度加大,于是,有一定品牌知名度的服裝企業開始選擇正品面料。與此同時,品牌服裝利潤空間加大,也可以承受價格稍微高一點兒的正品布料。

即墨電商在低調中壯大

就這樣,范延俊幾經思索,貴年和布行最終成為小李村較早做正品布料的企業。“當時也不是很好做,布料價格高,客戶不認同,但可以避開老一輩對庫存布料資源的統領,我還是堅持了做正品布料生意。”范延俊表示。吉美譽就是最早使用貴年和布行正品面料的企業之一,隨著使用正品布料的企業越來越多,通過變換賽道,范延俊的生意越做越大。

幾乎在同一時期,張博然不甘心于繼續經營做了幾年的小品牌,選擇在電商領域開出大手筆。2013年,張博然旗下的麥巨商貿開始轉型做耐克和阿迪達斯的電商銷售,當年雙十一,麥巨實現了二百多萬元的銷售額。“麥巨從來不碰假貨,在此后阿里巴巴的打假關店中保留下來,此后銷售額不斷攀升,2019年銷售額過億元,2020年的銷售目標是3億元。”張博然表示。

通過搶占風口,即墨的制造業和商貿流通優勢被放大。記者從即墨區商務局了解到,2020年1-9月份,即墨區網絡零售交易額約53億元,快遞發貨單量約2.6億件。淘寶、天貓、京東、拼多多、抖音等第三方電商平臺近年來在即墨動作頻頻,力圖搶占即墨的“好貨”資源。僅僅在2020年,阿里巴巴廠貨通春蕾計劃政策宣講會、拼多多女裝即墨專場招商大會、京東線上社區菜籃子、抖音官方選品直播帶貨等活動相繼在即墨舉行,服裝服飾、母嬰、電器等產品為主打,這些領域也是即墨的優勢產業,尤其在服裝服飾領域,即墨擁有“中國針織名城”和“中國童裝名城”兩大金字招牌。

布起新棋局

盡管曾經貴為“伙拼王”,但劉云峰告別電商已久。在2014年,也就是旗下品牌Anddywoo創下阿里巴巴童裝銷售全國第八的戰績的次年,吉美譽根據戰略發展需要,調整產品主攻方向,把發展重點從線上轉向線下。此后又從針織轉型梭織,成為當時即墨僅有的幾個可以做梭織的企業之一,并推出定位為高端童裝的禾雀品牌,在青島童裝企業中率先啟動品牌戰略。作為主攻原創設計的童裝品牌,禾雀已經在青島服裝產業中脫穎而出。今年夏天,禾雀在延吉路萬達開出了青島本土第一店。

服裝制造業的發展格局一直倒逼服裝面料行業進行創新,范延俊的貴年和布行也告別傳統的倉儲和展示集中于一體的模式。“租賃了專門的倉庫,門店裝修升級成展廳的風格,客戶主要是來看樣品,再去倉庫取貨或者從廠家訂貨。”范延俊透露,“布匹行業基本上都不走電商渠道,但電商渠道間接的改變著布匹行業的發展。”

即墨擁有著繁榮的商貿流通

張博然繼續深耕電商渠道,耐克、阿迪達斯的消費群體更加年輕化,他們更加樂于選擇網上銷售渠道。只是在營業收入規模壯大之后,相對于“雙十一”等節點性質的網絡促銷活動帶來銷售額增加,張博然更加關注企業在更長周期內的銷售數據的平穩,而且開始著手打造電商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別人說我是非主流電商,我們引進了數據領域的大牛,在算法領域進行研發,支撐智能訂單、自動發貨等未來電商發展的黑科技。此前,我們每年都要投入幾百萬進行研發。今年,我還把公司名字由‘麥巨商貿’改成了‘麥巨企業’,增加企業的科技屬性。”張博然表示。

在麥巨,可以看到很多新一代電商的元素,工作場所設有擺滿食品的能量站、業績考核方法貼近互聯網方式特征、組建直播等新玩法團隊……管理方法更加彈性和自由。“直播、電商、實體都是無法互相取代的,未來將更多的融合,變得沒有邊界區分,每個企業都要適應這種趨勢。”張博然認為。

在企業風風火火布局未來的時候,地方政府更加忙碌。在直播電商熱潮下,即墨區簽約騰訊青島超級看點直播基地、全民學吧網紅直播培訓基地、青島眾澤網紅孵化基地、墨云直播基地等直播平臺項目,為打造青島最大的網紅直播基地注入新動能。其中,全民學吧自1月份落戶即墨以來現已培訓1500余人,計劃未來兩年將面向即墨的職業學校,以及企業、商戶開展直播入門培訓,預計培育網紅5萬名。

即墨擁有著繁榮的商貿流通和發達的生產制造,兩者之間的彼此成就是即墨發展的內在動力。無論是實體還是電商,他們背后都牽連著千千萬萬的工廠生存和人民生活,從“淘寶村”變形記,我們看到的只是個別創業者的奮斗歷程,隱藏在背后的則是一個區域的產業內循環。這種內循環的推動力一直都在,只是當我們聚焦歷史瞬間的時候,無法捕捉而已,放在更長的時間維度里,它們變得清晰可見。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青娱极品盛宴国产分类